2014年05月21日

农科赤子鞠躬尽瘁 浙江追记“随叫随到”畜牧专家王一成

  中新网杭州12月20日电 (记者 方堃)二十世纪十年代两次出国,面对海外优厚的挽留许诺,他为何毅然选择回国?他理论基础扎实,本可以著书立说、成大师,为什么要选择研究猪病、为养殖户服务?他是一个爱清洁成癖的人,为什么让他能长年与死猪、病猪打交道,在又臭又脏的中一干就是数十年?

  连日来,浙江省农科院畜牧兽医所研究员王一成的生平事迹经中央主要播发后,在广大科研人员、网友以及基层干部中引起热烈反响。浙江以报告会、座谈会等多种形式,追记这名“海归”知识、浙江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王一成。

  “王一成是畜牧兽医所的台柱,是浙江省最权威的猪病专家,他为浙江1000多个规模猪场做疫病防控医治服务,只要发现疫情,养殖户一叫,他便会不顾一切赶去。”浙江省农科院党委汤勇阐述,王一成没有假日、没有周末,除了上班时间做实验,其余时间大多用来下乡服务养猪户。

  上虞祥盛农业有限公司的阮张峰谈及王一成,几度哽咽。他回忆了2004年初识王一成的时候:那时阮张峰父亲去世,他辍学接管猪场,背着父亲欠下的700万元人民币债务,又面临猪场每天死亡20多头猪的困境。

  “盛夏烈日当空,猪场病死猪堆积,几百米外都难忍味,王一成老师想都没想跳入化尸池解剖取样,整整忙了两个多小时。”阮张峰表示,从那天开始,王一成几乎包揽了他猪场的全部防疫工作。“十多年了,他没有收过我一分钱诊疗费,我送红包、土特产,都被,每次来猪场,他都特意避开饭点。”

  王一成夫人写的一份回忆信中,阐述了一个王一成的工作片段。“2012年大年初一,我们全家人坐在一起吃团圆饭,谈笑间你的手机铃响了。我的心习惯性地揪了起来,我从你接电话时的眼神和表情读到你又有事了。看到你挂了电话想说又不好意思说,这样的表情,这些年来我看的太多了。”

  王一成的夫人表示,当时王一成是怀着歉疚离开家人奔赴温岭猪场的,王一成向家人解释,猪的疫情随时都会发生,临床兽医工作者就得365天待命。

  据悉,王一成的车长期跑基层,里程超过60万公里,从没向单位报销过过费、过桥费、汽油费。“钱用在该用的地方就好了。”他说。王一成还立下了一个规矩—养猪户上门不收门诊费,自己下乡不收出诊费。

  2017年4月中旬,王一成被确诊为胃癌晚期,他的第一反应是隐瞒病情,直至5月下旬把手头上的工作处理完了,他才住院。

  “王一成同志是国培养的知识,学成后回国,多年如一日,心系百姓,忠于事业,一心为农,心服务于农民,献身于他钟爱的畜牧兽医业,作出了平凡而伟大的业绩,受到农民群众的欢迎。这种值得浙江全省农业工作者、科技工作者和干部学习。”浙江省委车俊于日前如是批示。

  浙江省委常委、秘书长陈金彪表示,王一成是浙江省农业科技战线上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把论文写在浙江大地上,把毕生的科研应用到畜牧养殖业的最前线,是浙江全省各行各业特别是广大机关干部学习的楷模。(完)